点击阅读(手机版)
自开天创世以来,人族与灵族和谐共处,其乐融融。
然,自魔族入侵以来,四洲八海生灵涂炭、民不聊生,这个星球更是几度濒临毁灭。
试问苍天,谁来挽救这满目疮痍的神州大地?
访问手机版,请点击上面按钮。

大耙皇陵寺的传说

在庙廊坡崖村东北角,有一个冢子,是一个寺庙遗址,早些年这冢子还不小,吃大锅饭那阵子,修水渠整土地时,冢子上的土被拉走了不少,如今只剩下一个不大的土堆了,关于这个冢子,还有一段故事呢。

那是在清朝末年,这里曾有个占地近四十亩的大寺,寺名叫黄陵寺,寺里香火旺盛,香客不断,后来,来了个坏和尚用计把老方丈害死自己当了主持。这家伙,仗着有个姑妈是皇姑——也不知从哪论起,便拢罗一批流氓地痞,霸占了万亩良田,百姓被逼得卖儿卖女,背井离乡,当地官吏碍于皇姑的权势,不敢过问。和尚有恃无恐,气焰日渐嚣张,寺里人员多了,香火却越来越少了。

这一天,恶和尚正坐在安乐椅上吸水烟,忽然,从外面跑进一个小和尚,高声禀报:“方丈,方丈,哈哈好事一桩。”老和尚一听来了精神,一下从椅子上站起:“噢,不要惊慌、慢慢说来。” “是,方丈。小的在前面官道上看到一顶小轿,刚才抬轿的歇息,我从轿帘缝往里瞅了一眼、哟哟哟,小妇人长得那个鼻子,那个眉毛,那个眼……那好看劲就别提了。”老和尚一见他说个没完没了,就挥了挥手说:“去’去’别说了,轿子现在在哪儿?” “回方丈,在前门不远。”“小的们”,“有。”从外面进来几个彪形大汉,前呼后拥,尾随老和尚而去。

却说那小轿上的妇人,你道她是何人?原来,她就是老和尚的所谓“姑妈”,她是奉旨来故乡省亲的,这皇姑不爱大张旗鼓,所以,悄悄地带着几个保镖,越州衙,过府县, 来到这里——黄陵寺东边的小赵村,落脚歇息。皇姑刚才看到村里毫无生机正暗自纳闷,忽见几十个身材魁梧的和尚簇拥着一个身披袈裟的老和尚冲她奔来,那和尚来到轿前,眯着眼,上下端详着轿中佳人,心中暗暗称奇:果真是赛过西施气死貂婵。看到此,他向手下人使了眼色,“呼啦啦”这伙人一涌齐上,就想抢人。还没等到轿前,几个“轿夫”苍啷啷拽出利刃,摆出架势,准备拼命,老和尚顿时一愣,说了声:“慢。”其中一个家伙说:“大哥,罗嗦什么,到嘴的肉哪有不吃之理?待二弟擒来。”话音未落,举刀就劈, 那轿夫不慌不忙,举刀拨开老二的刀,来了个顺水推舟,那家伙躲闪不及,倒地毙命。恶和尚恼羞成怒,令众喽哕一拥而上,可交战没一会功夫,和尚便死伤数十人,剩下的慌忙逃回了黄陵寺。

再说皇姑目睹刚才的一切,非常气愤,命随从与她同去地方政府。来到县衙,通禀一声,县官忙迎出府门,跪接皇姑,引入公堂。皇姑说明来意,县宜一听,顿时愣了愣,接着就说:“皇姑在上,恕小人冒犯,斗胆问一句,那和尚不是您老人家的侄子吗?”皇姑一听,火冒三丈:“胡说,我哪来的侄子?就他这一条“冒认皇亲”就应杀头,刚才还戏弄我,我看那寺里的和尚没一个好的,就把他就地正法吧。”县官一听,也火冒三丈,因为他叫那和尚唬了好几年,又忙说:“皇姑您老人家息怒,那小子太坏了,欺男霸女,无恶不做,周围几个庄的人都被他欺压的逃的逃,亡的亡。”皇姑一听,心中明白,我说那村怎么没人,原来是他干的,哼,罪加一等,当即就说:“真乃可恶,把他们全部活埋,然后再用大耙耙烂他们。”

就这样,百十个恶和尚全部活埋,给耙了。周围村里的人听说除了土霸王,都拍手称快。

皇姑走了,但是她的那段故事却流传着。据说,修水渠整田地时,从那里扒出不少人体骨胳。



© 订阅本站:http://lebty.com/feed
© 版权声明:本作品由莱客网志创作,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,转载请注明来源:By 莱客网志 from 《大耙皇陵寺的传说》
信息推送(广告预留区):

文章评论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