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阅读(手机版)
自开天创世以来,人族与灵族和谐共处,其乐融融。
然,自魔族入侵以来,四洲八海生灵涂炭、民不聊生,这个星球更是几度濒临毁灭。
试问苍天,谁来挽救这满目疮痍的神州大地?
访问手机版,请点击上面按钮。

《灵古天尊》番外篇

这天清晨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明水镇的街道上聚集了很多人,连七八岁的小孩子都在周围。

如此兴师动众,只为一场送行。

一位老者,眼角含着泪水,紧紧抓着公孙越的手,道:“越,你现在虽然是镇上本领最好的灵者,可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千万不要惹事生非啊。万事三思后行,不能再由着你的性子了。”

“爷爷,我记住了,尽管放心吧,我不会随便欺负别人的,保证不会。”

“我也要像小越哥哥一样,成为大英雄。”一个小男孩说。

旁边一个小女孩,噘着嘴巴,一副不高兴的样子,毫不在意地说:“切,不就是打架吗?一群大坏人,有什么好羡慕的!说不定刚出镇就被杀死了。”

刹那间,所有人的目光瞄向这个小女孩,时间犹如静止一般。

“熊孩子,怎么说话呢,就不盼点好!”一个中年妇女大声训斥,拿起鞋底就要打她屁股。看样子是她的母亲。

公孙越看到这情景,健步如飞,转瞬间已经出现在那女孩跟前,将那小女孩儿抱在怀中。

“王姨,小孩子嘛,童言无忌,可不能打孩子哦。”他捏捏小女孩胖嘟嘟的脸蛋儿,又道:“看把小公主都吓哭了。”

“孩子小,不懂事,让你见笑了,别放在心上。”中年妇女赔礼,又瞪着小女孩训斥:“快给哥哥道歉。”

小女孩紧咬嘴唇,并不想道歉,可看到妈妈凶狠的眼神,又很害怕,她委屈地看着公孙越。

公孙越眼角微翘,“嗯,小公主真乖,下次哥哥回来,给你带很多很多好吃的。”

这小女孩一听到有好吃的,就噗嗤笑了起来,贴在公孙越耳边窃窃私语。

公孙越与众人纷纷道别之后,徒步离开小镇。

转眼已是傍晚,他走了很远的距离,终于找到了一家叫“方天客栈”的酒馆,而这里距离仁风城不过七八里的距离。

酒馆里挤满了人,这时候肚子已经饿得咕咕直叫,他在酒馆外面的一角入座,仰头看看酒馆的招牌,暗自惊叹:“小七还真是神机妙算,竟然知道我到这里就会饿。不过,她怎么还没到呢?”

“啊!救命……”不远处传来女孩子的呼救声。

公孙越循声望去,一个胖子、一个瘦子、一个矮子,正在欺负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。这小姑娘虽然蓬头垢面,一番打扮绝对也是倾城倾国的大美女。

公孙越放下酒杯,刚想动手惩治这几个流氓,可又想起“仁风”这个名字的由来:这仁风城来头可不一般,当年杜广仁大将军东征时路过此地,见此地百姓淳朴善良、仁义之风盛行,就将此地命名为仁风城。既然如此,哪还轮到我班门弄斧呢,还是喝我的酒吧。

“救命啊,救命……”小姑娘的呼救声再次传来。

公孙越抬头巡视四周,酒馆里众人看着这小姑娘,或惋惜、或斥责、或嘲讽,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手相救。

其中距离公孙越最近的两个中年模样的男子,是一个驼子和一个秃子。两人的对话,他听的真切。

那两人桌前一笼筷子,桌面也零散着摆了几根。秃子将手中的筷子丢在桌面,道:“瞧,今天这是第七个小姑娘了。这样下去,全城的姑娘恐怕都要被他们霸占了不可。”

驼子长叹一口气,应声回道:“哎,可不是嘛。他们都是灵者,功夫高着呢,凭空就能从手里长出一把刀,想砍谁就砍谁。又是隗慕悦的手下,谁敢招惹他们!咱们就是想帮,也……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。”

公孙越听到这番对话,刘文晔的劝告又环绕耳际:现在的仁风城不比当年,在那等我就好,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管。

他看着小姑娘无助的眼神,愤怒到了极点,指着那三个流氓,恶狠狠地训斥:“禽兽,放开那个女孩!”

那三个流氓,看了看孤身一人的公孙越,冷笑几声,并没有理会。

公孙越看着这几个男子,虽说算不上绝世高手,可功夫也不在自己之下。思索间,他走向那几个男子,道:“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……”

“朗你丫的,滚一边去,大人的事儿小孩子别管!”那瘦子有些不耐烦,指着公孙越破口大骂。

公孙越怒不可遏,右手张开,一把深黑色苗刀凭空出现。

酒馆里,众人看着这把虚空的苗刀纷纷露出惊诧的表情,又开始议论起来。

那驼子眼中总算露出一丝希望,道:“灵者,他竟然也是灵者?这小子小小年纪已经可以自如的调用灵气!真没想到,这年代,灵者里还有好人,那小姑娘有救了。”

秃子却并未放在心上,嘴里吃着东西,含糊不清的嘟囔着:“那可不见得,一个人怎么能打得过仨人呢!依我看呐,这愣头青的小命也得搭进去。”

驼子从口袋中掏出一颗钻石,“赌不赌,我赌那小子赢。”

“哼,赌就赌,今儿个你都输了六局了,还怕这一局不成!”说罢,秃子嘴角露出狡黠的笑。

那三个流氓左右手微张,各自也亮出自己的兵器。

刀光剑影,只听铛铛铛的响声,双方交战几十招,已有七八颗大树被误伤。

公孙越巧妙躲闪,逐个击破,不一会儿那瘦子和矮子已经满地打滚,唯一能战的只剩那胖子。

那胖子力气巨大,战斗力相对也高一些,挥舞着大刀,直逼公孙越。

公孙越见状,侧身躲避。这灵活的躲避,虽说没有被击中要害,可上臂还是挨了一刀,鲜血恒流。

胖子趁胜追击,飞起就是一脚,把公孙越踹出足足一丈远。踹的他手捂胸口,满地吐血。

那胖子越战越勇,双臂高高抬起,蓄足力气,试图从正中把他劈成两半。公孙越见状,慌忙横刀防御。

然,毕竟寡不敌众,接连挫败两人的公孙越,此时已经有些力不从心。

何况这还是个力大无穷的胖子,让他有些不能应付。

眼看就要劈中脑袋,公孙越眉头紧皱,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那秃子一脸鄙夷,道:“我就说嘛,这毛头小子死定了。一个人要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,不然到哪都没有好下场,是不是啊,六爷?”

驼子脸色煞白,显然有些生气:“战斗结束前,别妄下定论!没看见都打倒俩了吗!”

胖子看着公孙越咬牙切齿的样子,知道已经拼劲全力,嘲讽道:“呵!小子道行不浅啊,再修炼两年或许还有出人头地的机会。不过遇到爷爷我,照样也是见阎王。”

言语间,胖子再一次发力,眼看就要击中脑袋,更是得意起来。

正此时,只见先前那个小姑娘手持棍棒,战战兢兢向胖子一步步靠近。

公孙越闷哼一声,不曾回话,嘴角却微微一笑。

刚才还在地上吱呀怪叫的瘦子,看到那小姑娘,突然大声呼喊:“后面,彪哥,后面!”

胖子刚才看着公孙越刻意的笑容就觉得奇怪,又听到瘦子的呼喊,就知道有人要偷袭自己。他稍稍犹豫,转身望去,原来是刚才那个小姑娘。

那胖子感觉情况不对,急忙回头,然一切为时已晚。

公孙越腾的跳起,大刀直劈胖子脑袋。虽还未触及身体,这一刀若是砍下,且看刚才那被斩断的木头,这胖子恐怕也要被劈成两半。

胖子有些后悔刚才的回头,就刚才那小姑娘,就是打十下最多也就是皮外伤,而眼前这个人可以直接把自己砍死。

他从未见过如此之快的招式,目瞪口呆地看着公孙越,全然失去刚才战斗时的霸气。

公孙越看胖子惊恐的表情,也并不想杀他,可不惩治一番不足以平心中愤。

思索间,他手中的刀瞬间变成棍棒,随着棍棒的触及,胖子应声倒地。

手持苗刀,指着三个人,厉声道:“你们三个流氓,快给小姑娘道歉。”

三个流氓跪地上连连求饶,磕的脑袋砰砰直响,额头上起了硕大的包,甚至鲜血直流。

小姑娘吓得不敢看这几个人。

公孙越见状,大声呵斥:“还不快滚。”

酒馆之内,见这情形,炸开了锅似得,又一次沸沸扬扬。

公孙越扶起小姑娘,一番询问才知道原来这小姑娘是外地贫民,因家乡水灾颗粒无收,一路乞讨,来投奔明水镇的老舅,没成想在这遇到了坏人。

公孙越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送给她,道:“刚好我也是明水人,这把匕首送给你,一来可以防身。二来,我在镇子上大小也算是个人物,所有人都认识这把匕首,拿着它吧,或许以后能用得着。”

小姑娘害怕那几个人再回来,谢过公孙越后,就匆忙离开。

不远处,一个女子,身着白色上衣、浅蓝牛仔,扎一个高高的马尾辫,风姿绰约,令人流连忘返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降她。只有心情有些复杂的公孙越,独自喝着热酒,未曾注意。

这女子悄然靠近公孙越,坐在他的左边。

旁边喝酒的驼子见到这女子,拿起刚才放在桌上的钻石,转身就走。

“哼,不就是赢一回吗,有什么高兴的。”秃子见此情形,大声嘲讽,也追了出去。

公孙越并未注意到她的存在,低声自语:“哎,文小七这个笨蛋怎么还不来呀。”说罢,随意地朝左边望去。

公孙越看到,在自己的旁边竟然神秘地出现一个美女。

这次,吓得他“啊”地大叫了一声,猛地跳起,完全没有了刚才勇斗歹徒的神采。

公孙越定睛一看,这个美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刘文晔。

知道是她,这才放下心来,继续回到座位上,而且靠得很近,道:“哎,小七,原来是你啊,总是这么神秘出现,都快被你吓死了。”

刘文晔摆出一副要揍他的样子,“刚才说谁笨蛋呢!”

公孙越生怕又要惹她生气,急忙解释,“嘿嘿,开玩笑,开玩笑,别当真……啊,我的头。”他捂着头,疼得嗷嗷直叫。

刘文晔看着他这样子,格格直笑,过了很久才收声。认真地说:“刚才你的打斗我都看到了,几天不见,四哥功夫真是见长呀。”

公孙越先是一惊,又开怀大笑:“哈哈,那是自然,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公孙越。”

刘文晔莞尔一笑,低声道:“知道他们为什么一直观战,不敢言语吗?”

公孙越目光呆滞,连连摇头。

刘文晔神情严肃,拿出一张纸条,在上面写了几个字,递给公孙越。他接过卡片,低声念道:“鬼,慕……”

“鬼你个头,隗(wěi)。”

公孙越并非不识字,只是这个姓氏不太常见,他看着这个新认识的字,有些兴奋,惊叫起来:“嗯,记住了,隗慕悦!”说完转身冲刘文晔嘿嘿一笑。

众人听到竟然有人敢大声说出这个名字,嘈杂的酒馆顿时静了下来,个个面带惧色。

公孙越望望四周,每个人都在偷偷瞄他。而当他把目光回瞄这些人的时候,这些人立刻又低头装作吃饭的样子。看看这些,他有些兴奋,道:“他们好像都很怕我哎。”

“四哥,你是真不害臊,怕你有什么用,你又不能杀了他们。”

公孙越有些尴尬的低下脑袋,“抱歉,又自恋了,下次一定注意。”

刘文晔靠近公孙越,压低声音,又说:“他们怕的是隗慕悦。现在整个仁风城都在她的控制之下。刚才和你搏斗的那三个人自诩为“仁风三杰”,其实就是“仁风三恶霸”,早已恶名远扬,却没人敢动他们。就是因为背后是隗慕悦这座大靠山,你这次摊上大事儿了。”

“哦,原来如此。隗慕悦是谁?”

“行了,这群家伙可不好惹,我们还是快走吧。”刘文晔拽着他的胳膊,意欲离开。

公孙越一口喝完碗中浊酒,闷哼一声,道:“让隗慕悦见鬼去吧!走,跟我进城。”

刘文晔眉心微皱,感觉方才不该告诉他这件事,问:“真要去?”

公孙越拍拍胸脯,洋洋自得,声音也不由得提高了一格:“那是自然,我可是要成为灵古天尊的人。”

酒馆之内,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两个,就连酒馆的掌柜都把目光瞄向这边。

那掌柜看起来有七八十岁,双眼却炯炯有神,他冲公孙越招了招手,示意他到身边来。

公孙越以为这掌柜要免了两人的酒钱,拽着刘文晔的胳膊走到身边。

那掌柜问:“小伙子,知道灵古天尊是干什么的吗?”

“听说很有趣儿。”公孙越道。

掌柜低头点起烟枪,深深吸了一口,道:“灵古天尊,你说有趣?自上一个最有实力的灵古天尊‘天佑大神’逝世,一万三千余年来,未曾有过灵古天尊,甚至灵尊称号的大神都没有出现过。也正是如此,几届元老相继逝世之后,世界大乱,当年的莱国被划分成几个大的势力。每一个势力都试图统治世界,却无能无力。而你,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辈,连刚才那几个人打起来都费力,还想当灵古天尊。小伙子,你觉得可能吗?”

掌柜说完,朝着公孙越的方向望去,有些惊讶,接着又无奈地笑了笑。

“哎,人呢?这就被吓跑了?”

【全书完】

【原稿写于2017年2月17号】



© 订阅本站:http://lebty.com/feed
© 版权声明:本作品由莱客网志创作,采用知识共享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,转载请注明来源:By 莱客网志 from 《《灵古天尊》番外篇》
信息推送(广告预留区):

文章评论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