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三. 9 月 27th, 2023

每次遇到陌生的妖怪,总会听到类似的话。

这座榛墟城明明有很多人类,唯独遇到沈孚时候,才是这般表情。

“你又是什么人?”

那女子不置可否,手中拿着的正是几颗骷髅头。

“别画了,别画了。”

难道说,刚才经历的一切不是做梦?看着那颗骷髅头,沈孚浑身一紧。

这个世界太糟心了,简直不知浪费了多少生命,得尽快离开这里。

不然,等契约失效,狗子跑了,猫子们饿了,可就剩下他自己了。

“不管怎样,擅闯禁地都已是死罪,打扰到这里的英灵,更该千刀万剐。”

“来人,把这入侵者挂起来喂鹅。”

说罢,几只大鹅扑腾着去抓沈孚一行。

王雄浪见势不妙,猛地扑上去咬住大鹅的脖子。

一场鹅狗大战在这里上演,奈何敌众我寡,很快四人全被降服。

下一刻,沈孚被绑在城门楼子的行刑台上。

目光所及,全都是鹅。

这些鹅,或坐或立,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有几只小鹅窃窃私语几句,便快速离开。

多年之后,沈孚准会想起这个遥远的下午。

突然,他灵机一动,心说既然这里全都是大鹅。

那么,刚才每个美女子应该也是鹅精。

既然如此,看来这里的人都很崇拜人类,因此也要修炼成人形。

想到此,沈孚兴奋地大喊:“想要人皮面具吗,想要的话,去脸面铺吧,所有的面具全在那里。”

闻言,群鹅振奋,扑腾着向脸面铺飞去。

王雄浪大喊:“你们倒是先把我们放下来啊!”

就在这时,广场上突然出现几个小女孩。

这位妹妹似乎在哪里见过。

那小女孩抬头看了看行刑台上的四人,首先看到的是王雄浪,顿时嘴角忍不住留下了哈喇子。

当看到沈孚,她噗嗤笑了起来,拿出儿童手环,喊道:“姑姑,我看清楚了,这就是救我的那个人。”

说罢,小姑娘跑到城门楼子上来,给沈孚松绑。

不一会儿,刚才那女子再次出现,笑了笑,自我介绍道:“在下何仙鹅,是这些孩子的姑姑,你们叫我姑姑就好。”

“姑姑?”

“乖,人类幼崽果然很乖。”

“谁叫你了……”

何仙鹅拍了拍沈孚的肩膀,邀请他们来到城内。

来到城内,沈孚顿时大惊,放眼望去,全都是水。

跟刚进入这里时候的那片大湖很是相似。

沈孚很是疑惑,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?

大鹅指了指天上的十个太阳,“多年之前,自从魔族入侵之后,这里就沦为了一片水城。”

话说当年魔族占领金乌城之后,一路杀到榛墟城。

榛墟城虽小,守城大将却实力强悍,乃是水神共工的后裔。

守城大将用计谋把大魔王引诱到三万多顷的天鹅湖,并在这里将其诱杀。

躯体虽然被封印,可魔族实力太强,猛烈的撞击导致时空碎裂,同一个榛墟城出现了若干个不同的位面。

他的眼睛更是化作天上的太阳,时时刻刻试图烤干这天鹅湖。

……

沈孚一脸懵逼,同一座榛墟城,不同的人竟然说了不同的历史。

哪一个人说的才是真的,究竟是谁在说谎,亦或者全都是真的。

整个事件宛若一场罗生门,实在让人挠头。

见沈孚满是疑惑,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,旋即露出久违的姨母笑。

“说这么多也没用,反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”

随后,何仙鹅邀请沈孚进入宫殿,几个小男孩和小女孩在那里等着他。

他定睛一看,这就是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时,在监狱里遇到的那几个小孩。

这个地方到处湿漉漉的,沈孚并不想在这里待着,只想尽快离开这里。

甚至,他连这个世界都不想多待片刻,除了一只画笔,没有任何技能简直太无聊了。

刚才明明给七八个骷髅头画了人脸,早就应该解锁技能,可以就还没有解锁。

坑爹,相当的坑爹。

何仙鹅倒是很热情,邀请沈孚一行入座,好酒好菜款待。

还送上一大堆金银财宝和若干狗子们爱吃的骨头饭,猫子们爱吃的龙门大鲤鱼。

沈孚对这些金银财宝和狗粮猫粮并不感兴趣,他只想学个技能。

何仙鹅仿佛早就知道他的心思,但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根金色牙签剔牙。

沈孚灵机一动,吟了一首诗,诗曰:鹅鹅鹅,曲项向天歌,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

群鹅听后,顿时高兴地合不拢嘴,邀请舞女羡慕。

眨眼间,大殿里迎面走来几个宫女献舞。

不用看,这也是一群鹅,沈孚猜测道。

一群鹅有什么好看的呢,又不能吃。

不过,舞剑还是挺美的。

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响声,像是敲锣,接连敲了三声,每一声都振聋发聩。

几人看的正尽兴,那舞女猛地一刺,刺向何仙鹅。

何仙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绕着柱子走了好几圈。

隆隆的响声逐渐停止,无论是何仙鹅还是那舞女,奔跑速度都逐渐放缓,最终彻底静止,化作石头。

无论沈孚还是王雄浪等人,全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。

再看看城外,那些大鹅,也全都变成了雕塑。

唯独那几个小孩还在,一个劲地哭哭啼啼,扑进了沈孚的怀里。

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这话刚说出口,沈孚就后悔了,他生怕这个小姑娘再告诉他一个榛墟城的故事。

好在那小姑娘只是摇了摇头,喃喃道:“姑姑每天早上都会化作石头,一会儿就会有大洪水,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。”

正说着,耳边传来隆隆的响声,仿佛有铁马冰河从天而降。

小姑娘拽着沈孚快速逃跑,可还是没有躲过,全都被洪水淹没。

……

“醒醒,醒醒……”

在几只肉嘟嘟的小手接连晃动之下,沈孚终于醒了。

他感觉头痛欲裂,身体仿佛被掏空,想要摸头,突然感觉这剧情有些相似。

抬头一看,眼前就是脸面铺,而自己和王雄浪以及几个小孩,全都在门前的小河里泡着。

除此之外,河边还有几十条活蹦乱跳的龙门大鲤鱼。

奈何河水太浅,刚能没过小腿,他们全都搁浅了。

河边,一只白马迈出左蹄,刚要过河,却被一只老鼠拦住。

那老鼠满脸都是惊恐之色,“这水很深,你不能过去,我的几个兄弟就是在这条河里淹死的,从此之后,尸骨无存,也不知被冲到哪个世界去了。”

原来是在几只动物在讨论小马要不要过河的问题。

伴随着咔嚓一声,沈孚抬头一看,却见到自己的脸面铺竟然被砸了。

三头犬带着几十个狗头喽啰,在门口狂吠,呼雷豹猫发出隆隆的怒吼,然若雷鸣。

王雄浪见状,腾地跳起,一脚把三头犬踹飞。

By 沈孚